翻转学习的理念及内涵

  • 56

(一)视频的目的是什么

伯格曼和萨姆斯最先通过视频技术实现课堂的翻转,可汗学院的成功更是强化了翻转课堂中视频这一技术要素。据国外非盈利组织“明日工程”(Project Tomorrow)和“翻转学习网”在2013年秋季的大规模在线调查,老师们把学生能否在家获取视频、如何制作和寻找高质量的视频视为实施翻转课堂的重要障碍[27]。而国内对翻转课堂中的视频技术非常热衷,并涌现了相关的微视频制作的一系列实践活动与学术研究,视频成了翻转课堂中的关键要素,也似乎成了翻转课堂的一个重要标记。为什么需要视频?视频真是必需的吗?事实上,在课下观看视频讲座,也是翻转课堂实施中受到批评最多的一点[28-30]。伯格曼和萨姆斯[31]在《翻转学习:促进学生参与的途径》一书中,对此专门做了澄清,指出“视频技术是翻转学习的重要要素,但并不是最重要的”,翻转学习环境的核心是对课堂时间的充分利用。同时指出:对于记忆和理解两类学习目标,教师创建的视频是内容传授的最好工具。

很显然,视频只是翻转课堂中的用于知识传授的典型技术,但并不是唯一技术,也不一定是最佳技术。视频学习是一种被动接受的学习方式,缺乏互动,它能够高效方便地复制教师讲座,对于传达陈述性知识有较好地效果,却很难达到对高级思维的训练。据最近发展区理论[32],在基于已有知识进行高级思维时会产生新知识的需求,这种学习就是从高层学习目标到低层学习目标。具体可以依据信息技术和教学设计,实现基于问题的学习或探究式学习等,这种主动性的学习将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相结合,更有利于认知图式的建构[33]。由此可见,直接教学并不等同于浅层学习,基于问题的学习、探究式学习等也同样有利于新知识的记忆和理解,也能加强已有知识的高级思维能力。另外,对于直接教学,视频也不是唯一的方式,已经有很多老师在尝试其他的信息技术,比如,应用Prezi平台在线展现课程内容、设计交互和评价活动[34]等。

(二)布鲁姆认知目标能翻转吗

安德森等修订的布鲁姆的认知目标分类往往被视为翻转学习的重要理论依据,通过将低级学习目标从课堂中剥离,从而让有限的面对面课堂时间能够更加聚焦于高级学习目标。然而,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研究:

其一,翻转学习主要关注认知领域学习目标,而对动作技能和情感态度维度的目标考虑较少。辛普森将动作技能领域的教育目标分为知觉、准备、有指导的反应、机械动作、复杂的外显反应、适应和创新这由低至高的七个层次[35];克拉斯沃尔等[36]将情感领域的教育目标由低到高分为五个层次:接受、反应、价值评价、组织及价值体系个性化。深度学习的目标还应包括高水平的、复杂的动作技能以及深层内化的情感目标。如何设计这两维目标的课外和课内教学活动,显然需要深入探讨。

其二,布鲁姆认知目标分类只是一个分类框架,并不能指导人类学习的顺序[37]。将浅层学习和深层学习分离,是否符合人类学习的规律?是否有益于促进人类学习?其所依据的背后原理还需要深究。依据学习和认知科学的研究,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存储在大脑的不同部位[38],两者并不是有顺序地线性累积过程。事实上“专家的知识不是一系列没有关联的事实,而是围绕领域内大的概念相互连接和组织起来的,还包括关键概念和程序适用情境的信息”[39]。真正的专家同时具备事实性知识和概念性知识,并能够将两类知识相融合,学习与认知科学非常强调将两种类型知识建立连接。因此,不能将陈述性知识的学习和程序性知识的学习相分离。翻转学习不是对布鲁姆分类目标的简单翻转,浅层学习和深度学习不能够简单分离,而只能是有所侧重。

(三)真的实现翻转了吗

为了创建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各种翻转课堂模式都以不同的方式将课堂上教师主导的直接讲授进行压缩,主流方式是通过课前视频的形式实现直接教学的前置。国外主要让学生回家观看教师讲授视频;而国内还出现了在下午或晚自习观看视频的变通形式,甚至有课内观看视频,通过减少课堂上的直接教学从而为深入进行师生互动、个性化指导等赢得了更多时间。因而翻转课堂被认为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有效教学模式,能够促进课堂上积极学习的发生。但传统教学真的被翻转了吗?

应该给学习者提供多大程度的教学指导,是建构主义之争以来研究者非常关心的问题。雅各布森(Jacobson)和他的合作者团队成员[40](张宝辉教授作为第一负责人)的新加坡研究项目,提出了教学结构序列(Seqencing Pedagogical Structure,SPS)框架来区分教与学的方式,将教师主导的直接讲授等定义为高结构化(High Structured)教学,而较为灵活的学生自主探究等定义为低结构化(Low Structured)教学。并进一步区分四类教学结构序列:高高型(High-to-High,HH)、高低型(High-to-Low,HL)、低低型(LL)和低高型(LH)。其中“高高”指完全讲授型结构化教学,而“低低”指完全探究型非结构化教学。其进一步的实证研究表明,“低高”型教学序列的效果要优于“高高”型教学序列。

结构与功能是系统科学中的两个重要范畴,分析教学结构是比较教学功能的重要途径。从教学结构序列的角度来看,以塔尔伯特为代表所提出的典型的翻转课堂模式,实际上并没有实现对传统课堂教学序列的翻转,仍旧是一种“高低”型为主的教学序列。准确地来说,该类翻转课堂所实现的是传统教学序列的前移,即从“课中课后”,移动至“课前课中”,从而保证了课中的教学效果,但整体的教学结构序列却并没有被翻转。

继续阅读
weinxin
参考片网-客服微信
您也想制作一个有宣传能力的宣传片,请联系我们,我们可以在策划、拍摄、后期制作的任何环节帮到您!王老师 15810540419(微信同号)
  • 本文由 Published on 2020-03-2110:40:54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